伴游游記

【銅仁陪游】登佛頂山

香香 發布于2018-10-12 閱讀(1945)

      有人說“不上佛頂山,等于沒到過普陀山”,清晨我們來到佛頂山山腳下時,正望見山巔的云霧繚繞,許是昨夜下雨而造就的今晨美景,朝拜佛頂山是普陀山佛教的傳統和習俗。每逢農歷二月十九、六月十九、九月十九,三個觀音香會期,來自各地的佛弟子們三步一拜朝禮佛頂山,禮敬觀世音菩薩。今日雖不是觀音相會期,但來此地游玩的游客仍是數目不少,我們決定將活動的一部分就安排在佛頂山頂對游客進行問卷調查。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據佛頂山景區的資料講解顯示,上山的香云路是從法雨寺到佛頂山的一條石板路,有1087級石階,全長約1公里。此路原為羊腸小道,道光緒三十年慧濟寺主持文正和尚同監院慶祥募化砌石而成。1082年人民政府撥款重修。路旁有鐵欄桿,為游人攀扶歇息提供方便。我們在一路的調查和詢問中來到山頂,舉目遠眺,被整個普陀山之景所傾倒,公路盤旋在閃耀之間,就好像一條巨龍藏首避尾,山下隱隱傳來敲鐘的聲響,在空谷幽蘭的佛頂山半腰間更顯得仙氣環繞,在山腳下我們本看不到多少霧景,在山頂上反而能模糊地看見山間的某處是云霧迷蒙,我們甚至能依稀分辨觀音道場的大佛正佇立在面朝大海的方向。海水在這樣的高度俯視,幾乎看不出有半點波瀾,平平坦坦的姿態,一片靜謐。層巒聳翠,上出重霄。窮島嶼之縈回,列岡巒之體勢。無須近瞧,我們就能看到,山上遠處的那一片墨綠蒼翠。這邊,佛頂山是普陀山的最高峰,站在峰巒之巔,極目四野,遠處柔動著的空靈的山巒山丘,如一位位喜笑顏開的彌勒佛在這塊沃土上小憩酣睡。各種林木如被般覆蓋其上,造就了這整個佛頂山演變成一個鮮活無比的整體。那些林木,就像是這個巨人皮膚上的汗毛,張開與閉合著,讓山有了一種不絕生命的錚錚鐵骨和包容萬物的天地佛性,兩者的相容相合,使佛頂山有了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和受萬人仰視的神諭輝輝。
      相傳,佛頂山又名白華頂,而為人所稱道的“華頂云濤”只怕就是此刻之景,煙濤滾滾,遠近山峰如浮島一般,忽悠之間,云遮日霾,空水難辨。四山凸顯,如海市蜃樓之景般,壯觀非凡。香云路登佛頂山途中有多處景點,比如香云亭、云扶石、海天佛國崖,皆是峰巒疊石,山海之氣盡收眼底。記得王維曾寫過的“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。”真是恰到好處的用真實的視覺效果表達了游人的想法。身邊的游客大多都沉浸在這種別樣的風情里,拿起手機爭相拍照。這一路上蜿蜒曲折,路間有“入三摩地”等石刻題字,據說皆出自明代書法家董其昌之手筆。從身邊的游人口中,我們得知三摩地即為“戒、定、慧”,入三摩地就是遠離心之浮沉,而得平等安詳,心專止于一境之意,也就是將心止于一境而不散亂的狀態,稱為心一境界。這是一種專有的佛教名詞。我們正前往慧濟寺的香云路上。在香云路中段的拐灣處,有方形巨巖矗立路側,巖面“海天佛國”四個大字出自明代抗倭名將候繼光手筆。每個字約一米見方,它十分貼切地概括了普陀風光的特點,這便是普陀山的代稱的由來。在海天佛國崖上又疊一石,高插云海,險而且玄,石上刻著“云扶石”三字。石上有一小潭,承受天露,如碗若缽,清冽不腐,日積月累。
      我們先看見的就是“同登彼岸”四個飛揚的草書,緊接著就是極其優美的書法所寫“慧濟禪寺”。資料顯示,慧濟禪寺原為一石亭,供佛其中,明代僧慧圓創慧濟庵,至清乾隆五十八年始建圓通殿、玉泉殿、大悲樓等,擴庵為寺。光緒三十三年清得大藏經,由文正和尚鳩工增廣,遂成巨剎,與普濟寺,法雨寺鼎立,稱為普陀山三大寺。145間殿堂樓閣隱于翠綠叢林,用彩色琉璃瓦蓋頂的大雄寶殿,在陽光照射下呈“佛光普照”奇景。此處甚至匯集了唐宋元明清五朝名畫家的杰作。這幾座寺廟內都是煙宇嬛嬛,我們在采訪了幾位游人的意見之后就折返下山了。天卻在這時下起了小雨,但這并沒有消損我們的興致。雨幕中的景物也俱是一片迷蒙,時現時隱,似有似無。陣風吹來,雨簾晃動,雨中之景好像也在飄忽不定。雨如萬條銀絲從天上飄下來,周邊的小亭落下一排排水滴,珠簾般。

山腰之間的霧氣已經消散盡了,只留下縷縷青煙從不知何處的寺廟仍在空中匯集盤旋,在雨中更顯繚繞。不知為何,我竟是覺得這就是游人們在普陀佛國所學到的佛心定性的最好教程。雨絲之中,一行人都仍是侃侃而談,大家都在欣賞著雨景,即使再小的孩童也是蹦蹦跳跳的一路玩耍。佛寺要教化人們所要體會的正是平心靜氣。平人拾級初登峰,古寺恰入細雨時。春色盎然游人去,絕勝煙柳滿佛都。其實在每個人的生活中都會遇到林林總總的煩惱,或許我們無人傾訴,或許我們時常感到孤獨無助,但當一切都無法排解時,倒不如參照這種佛性,放下周遭的煩悶,讓心情進入空山古佛,換一種理解,換一種感念,當呼吸與自然同步,當生命與吐納共存,我們就會慢慢理解,為何將這古寺安放在佛頂山上,正是讓游人們在一邊攀登之時,品味曾經被我們忽視的景致。

      簾外雨潺潺,春意闌珊,幾個孩童一會兒跑在前頭,燦爛的笑臉盡是童真,笑鬧著遙指山頭,手中捏著的是一兩朵路邊才摘的野花,雨絲中一切盡顯純凈,但我卻陶醉其中,在這個能夠不用讓人
浮夸地表現虛假的場所,給了游人一種真實的安全感。說得夸張點,這算不算一種同登彼岸的理解?記得金庸先生所著的武俠小說《天龍八部》中就有其中一個配角人物——慕容復,屬于武林世家姑蘇慕容,見于曾經在江湖中與蕭峰并稱雙峰,合稱——北喬峰南慕容。他面如冠玉,翩翩公子。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獨特的一種武打方式,號稱“以彼之道還施彼身”,江湖中人十分忌憚。這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原意是你怎么對付我,我就用同樣的方法對付你,多用于軍事政治方面。但我卻能感覺到金庸在描寫這種武功的精妙之處,細細體味其實是有少許佛言教化意味的。就像如今我們與游人身處在這麗景之中,雖是細雨綿綿,但我們卻能夠化小雨為情趣,在這一來一回之中,反倒增添不少快樂。相反,在我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之中,我們往往會把自己遇到的問題放大化,讓內心隨之走向低迷,豈不就是不能以“彼之道還施彼身”之法?也許這樣理解還是有些太過打斗挑釁的意味,但如果理解為借花獻佛的生活方式豈不更好?
      有時候我們可能沒有時間去體會,但一花一世界,一歲一枯榮的生命之感卻需要我們放緩腳步去思考,去參透的。生命的長河看似寬大神秘,但只要你彎腰探手摸索沿河的石頭,你就會明白,時

光短暫,如白駒過隙,只是一瞬罷了。只有在理解了我們自身,才有可能理解他人,不至于在失去的時候后悔莫及。麗日游人醉,輕煙繞佛山。細雨入古寺,揮手游人歸。游人歸……


手機在線找貴州伴游銅仁市陪游美女上情旅伴游網(m.banyou110.com

上一篇:【四川陪玩】心之所向稻城

下一篇:【蘇州陪玩】出發穹窿山

發布伴游 發布聘游
深海捕鱼内购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