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游游記

【泰安游記】攀泰山

李靜 發布于2018-07-11 閱讀(1829)

      五岳獨尊的泰山,素來以“擎天捧月”之姿,“拔地通天”之勢聞名中外。兩千多年前的漢武帝,曾禮贊它“高矣,極矣,大矣,待矣,壯矣,赫矣”,登山則覺得“駭矣,惑矣”。登泰山看日出,領略“一覽眾山小”的開闊,是每個游客都向往的。但要登上海拔1500米的主峰,就得爬過7000多臺級,雖有汽車沿盤山公路可達中天門,但往上陡峭得無法再修公路。所以即使登上極頂,也累得精疲力盡:既無心思看畫,又無心思翻歷史, 只覺得象在登天。”楊朔在《泰山極頂》中描述他螨登通向山頂的必由之路一三個十八盤時的心情,恐怕不只是他一個人的吧。1981年7月1日,泰山索道土程動工了。

      從那天起,我就想象著索道的宏大氣派,盼望著乘纜車掠過髙山峽谷,直達山頂,那該是多么神奇的情景啊!開山的炮聲,更使我心馳神往。今年8月5日,王震同志為索道剪彩,近水樓臺先得月,第二天,我便上山了。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 登上中天門西側的鳳凰山,看見一片典型的中國園林建筑座落上山谷里,那深綠色的琉璃瓦覆頂的二層樓,就是索道的控制室。2078米的索道就從這里引出。它的東面有一座黃瓦入角亭,樓和亭由長廊相連。長埤兩側是水泥制的花欄桿。 樓亭下的斗拱是用水泥制的,不怕燒,不怕淋,比古建筑的木結構耐久得多。這些建筑物和索道一起,使古雅的泰山閃現出現代科學的光彩。
      順著凌空的索道,望見不遠的山頭上屹立著一座深綠色的鐵塔。那縱撗的鋼骨,分明地勾勒出一個“天”字形狀。鐵塔是索道的中間支撐點,然而這“天”字,正是“工人”兩字的疊合,它頂天立地矗立在山巔,不是向人民揭示工人階級改造自然,征服自然的哲理嗎?再往前,鋼纜消失在云彩里了。
      剎那間,云中穿出一個紅點。近了,更近了,原來是下行的纜車,騰云駕霧在萬山之上象仙境中一樣。我急不可待地想去體驗孫大圣的生活,但云彩悠然而去,南天門那朱紅色的門樓,清晰地展現在我面前。
      我們三十位游客登上了纜車,倚窗遠望眺別有一番情趣, 我看到,鐵塔上掛的那根胳膊粗的鋼纜,主要承擔纜車的重量,車頂上裝的幾個滑輪,全扣壓在這條鋼纜上還有兩條細鋼繩來牽引纜車,一掛二拉,使兩輛纜車一上一下,原來這就叫“三線往復式”每天可迎送2000人呢!
      纜車行駛非常平穩,我坐在車里,只覺得象懸在天空疾馳,又沒有噪耳的馬達聲,確象悟空一樣,清爽的山風,在車廂里鉆來鉆去,帶走了熱氣,送來了涼意,真是暑天的一種莫大的事受。周圍山頭上茂密的松柏,都在我們腳下,林海變成了綠洋。
      一位管理人員措著窗外的鐵塔介紹說;“從中天門到南天門共有兩座扶塔,前座在欄住山上,后座在帽沿山上,過欄住 山了!"一座扶塔從身邊一晃而過。我從車窗里放服望去,連綿的群山。從近到遠顏色逐漸由淺綠、墨綠、淡藍變為灰白。若自盤路登山,視線會被兩旁夾立的峭壁遮住,就看不見這番 色了。
      當我眺望南天門時,猛然地看到盤路上一隊擔山工,他們身負重擔,步伐穩健,拾級而上。這不是一條無形的索道嗎?是他們用雙肩從山下擔上來構筑索道的一切部件,他們用艱辛的勞動創造了大業,現代化的基礎,就是意志的汗水啊!
     “真快!到望府山了!”大家驚喜地贊嘆,這是索道的終點, 那個管理人員笑道:從十八盤往上走,起碼得用兩小時,現在只用八分鐘,你們到山頂就能多玩一些時間啦!”是啊,現代化 交通工具給我們播上了翅膀,我不禁想到,偉大的祖國一旦插上現代化翅膀,也必將以高速騰飛于世界!

      當我登上南天門的摩空閣,享受“會當凌絕頂”的喜悅時, 看到那隊擔山工,正向天街奮進。我深情地目送他們轉了彎, 才轉回身來,又一次遙望巍巍的鐵塔,仿佛那就是擔山工的身影。


手機在線找山東伴游上情旅伴游網(m.banyou110.com

上一篇:【河北游記】雨打白洋淀

下一篇:【邛崍游記】端午游天臺山

發布伴游 發布聘游
深海捕鱼内购破解版